原来 我有如此强烈的占有欲
强大到可怕
也好 至少说明我还是活的

占有欲几近把我逼疯

卧槽 难受

copy

AlphaStyLe 索尼阿尔法:

拍摄于东京晴空塔河对面的藕田公园内


后期对比及预设效果见P2


新浪微博 alphastyle粉红小象  , 微博转发+关注 赠送这张原片RAW及后期预设


不知道咋办

其实是得陇望蜀 人性啊 我扛不过💩💩💩

我就是渣 说的没错

四十多岁却企图回归十几岁少年的纯真,也是“不可能”的。

原来如此可笑 爱恋实际是恐惧的源头

细想一切如此合理 错在做了不对应年龄的事情/思维


不符合年纪的蠢

自找的 一把年纪 活该

晚安啊

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啊 唉 患失

进一寸是一寸的欢喜
知足吧

想起你,我的老脸就堆上了笑啊

嗯 皱纹能有一指深

葬花吟 曹雪芹

葬花吟原词

年代:清
作者:曹雪芹
作品:葬花吟

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
游丝软系飘春榭,落絮轻沾扑绣帘?
闺中女儿惜春暮,愁绪满怀无释处;
手把花锄出绣闺,忍踏落花来复去?
柳丝榆荚自芳菲,不管桃飘与李飞;
桃李明年能再发,明年闺中知有谁?
三月香巢已垒成,梁间燕子太无情!
明年花发虽可啄,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。
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;
明媚鲜妍能几时,一朝飘泊难寻觅。
花开易见落难寻,阶前闷杀葬花人;
独倚花锄泪暗洒,洒上空枝见血痕。
杜鹃无语正黄昏,荷锄归去掩重门;
青灯照壁人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温。
为奴底事倍伤神,半为怜春半恼春:
怜春忽至恼忽去,至又无言去不闻。
昨宵庭外悲歌发,知是花魂与鸟魂?...

1 / 4

© 长长草 | Powered by LOFTER